爆料熱線:18910805451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南充資訊 縣區連線
綢都之聲 區域經濟
綢都生活 文化城市
光影綢都 城市圖賞
專題報道 公益
城市人物 旅游
房產 汽車
健康 教育
金融理財
文化藝術
時尚 企業
女性 體育
數碼 校園
家電 三農
求職 淘南充 商城
美食 小記者 社區
閬中 南部 西充
儀隴 營山 蓬安
當前位置:綢都在線首頁 > 網友心聲 > 綢都在線正文

浙江永嘉蒼坡最美古村落群慘遭村民毀滅性強拆強建厄運續

2017-01-16 17:52:27?  來源:荊楚荊門網    閱讀:
    編者按:面對大批明清時期或解放前建造的古民居建筑群屢遭毀滅性的“拆舊建新”這一令人擔憂的局面,浙江省溫州市永嘉縣巖頭鎮蒼坡村村民在感到十分惋惜與痛心的同時,他們陸續向社會發出了“莫讓古村落只留在我們記憶里”的強烈呼聲。并先后分別聯名給時任溫州市長張耕、永嘉縣委書記婁紹光、永嘉縣縣長姜景峰寫信,要求地方政府能夠及時采取有效的補救措施,以保護古村落的原始性與文化性不被破壞。但是,由于永嘉縣個別領導人的阻擾、漠視和巖頭鎮政府主要負責人的包庇、縱容與不作為,最終導致村民們所反映的問題至今無任何處理結果。如果不予以及時制止,再繼續任其蔓延發展下去,相信蒼坡古村落從中央財政支持的中國傳統村里名冊中消失將是遲早的事情。該醒悟了,地方政府的官員們====

浙江省溫州市永嘉縣巖頭鎮古蒼坡村落群慘遭毀滅性違規強拆、強建事件經過海內外多家媒體連續曝光、披露以后,在社會上引起強烈的反響。這使得本來就已經出名的歷史文化名村===蒼坡村因此而更加的出名。時隔半年,地方政府對待媒體報道的態度與重視的程度如何!古村落前期修繕與后期保護等各項工作落實的情況又如何!!帶著眾多讀者和網友們所共同關注的熱點、焦點話題。最近,記者再一次的重返永嘉蒼坡古村并對媒體報道后地方政府對古村落群的保護現狀繼續進行實地調查與走訪。

蒼坡村位于巖頭鎮北面仙清公路西側。它始建于公元955年,原名蒼墩。為李姓居住之地。現存的蒼坡村是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九世祖李嵩邀請國師李時日設計的,至今已有八百多年歷史,村莊在布局構思上,非常注重蘊含文化的內涵。并以“文房四寶”形式來進行布局。該村落占地146畝,現有住家戶486戶。2016年蒼坡古村被列入中央財政支持的中國傳統村里名單里。

走進蒼坡古村,最先映入記者眼簾的是具有宋代建筑風格的寨墻、路道、住宅、亭榭、祠廟、水池以及古柏樹等,它們的存在,處處顯示出古村落那濃郁的古意。而在著名景點===筆街,卻出現另外一番景象:幾幢形狀不同,貌似剛剛建好的且具有現代建筑風格兩層半新房子,坐落在那里,顯得更加的醒目與嗆眼。它們的存在,與古村落建筑群的建筑風格形成鮮明的落差性對比。這也讓隨行的同行大跌眼鏡。筆街建筑風貌已非昔日的筆街建筑風貌了。

【筆街登銀巷入口處一新建好的房屋正在進行內部裝潢】

【筆街三退巷入口處已經建好裝潢好的新式二層半閣樓】

這里的村民告訴記者說:“現在的筆街無論是從建筑風格上看,還是從文化底蘊上看,都不是以前的筆街了,給人就是一種不倫不類的感覺。”

進入村中,記者發現有不少村民正在有序的準備建筑施工材料,想對自家老房進行拆除改造。

在一座老式四合院里,記者看到院西側的舊房已經不見蹤影,在原址上新建造了一幢外墻刷成白色具有現代風格特色的二層半的水泥房。

深入小巷深處,在一處用石頭砌成、長滿青苔,看起來足有上百年歷史的古墻旁邊,豎立著一幢剛建起的三層樓房。

在【澄銀巷】的入口處,記者見到有一排舊房已經被拆了4間尚留有2間,拆掉的4間已打好水泥地基,裸露地面的鋼筋銹跡斑斑。房主告訴記者說,去年拆了祖屋準備建新房,留2間舊屋是用于過渡居住,待4間新房建好后,這2間再拆舊建新。可去年剛打好地基,有關部門不讓建,現在只好等待審批手續。

【隨處可以見到這樣待建房屋的地基】

據村民們介紹:蒼坡古村落群違規強拆、強建事件經過媒體揭露、曝光以后,當地相關部門雖然對此事情在思想上有所警覺,并簡單的做了一些表面上的反應。但是它們一直沒有采取具體的實際行動來有效地遏制強拆、違建事態的發生,且在多方面尋找理由與借口為破壞古村落建筑設施及違規、違建的村民們推脫責任。在蒼坡古村,違規強拆、亂搭、亂建現象現在依然是隨處都可以看到。曾經遭到村民們多次舉報和被媒體連續曝光、披露過的橫巷里1===9號四合院里一處違規建房屋,現如今依然矗立在那里,且四位新房屋的主人也早已入住。

【一種不協調的美】

由于地方政府對媒體報導采取敷衍不積極的應對態度,在以后的幾個月時間里,蒼坡村違規強拆現象非但沒有停止,相反,村民們更加是明目張膽的公開化進行“拆舊建新”了。違建者李建龍、李永強不止一次的在外面口出狂言說:“我們現在就違規強拆強建了!你們能夠怎么樣!鎮政府的章海鷗鎮長都已經跟我們說了,他們鎮政府在這件事情上是睜只眼閉只眼的,以后再遇到類似這樣的事情,誰敢再舉報就先把誰抓起來。”

也許是逼于社會壓力,或者說是為了應付上面的驗收與檢查,2013年8月1日,巖頭鎮政府雇用一幫農民工到違建現場對正在籌建的違規房進行阻止。借用當地村民的話說,就是象征性的“毀一下地基、剪一下鋼筋、拆一下模板、斷一下圈梁、砸一下立柱、拔一下竹筍等,”胡亂擺弄幾下以后,便要求違建者先暫時停止施工,等候政府的調查處理。其實大家都知道,一根鋼筋都沒有被剪掉。

因為沒有處理下文,過了一段時間以后,村里各種強拆古村落老宅、違規翻建新房的現象又死灰復燃。有條件、有關系的村民們暗地里都在偷偷的將自己家的老宅拆了以后再在原宅上面建新房。村民李麗紅、李蒼宏告訴記者說:“村民李修來、趙益明(實為村長李修青所建)在筆街非允許的建筑區域內私自違規將已經擁有幾百年的老宅拆除掉,重新建起一棟147㎡房子橫在筆街==院子里的消防通道處,對此,村民們也多次聯名實名舉報,雖然政府相關領導多次出面協調、協商、阻止,但是,該違章建筑還是在有爭論的聲音中高調建筑成型。如今,三年時間過去了,違建房屋依然是橫在4A級蒼坡古村落群最美的筆街的消防通道中間。”

為了阻止此違章強拆亂建現象的發生與蔓延,從保護歷史文化遺產(址)的角度出發。幾年來,李中松等村民不停的來回往返于鎮政府和縣政府的各個部門之間進行反映和投訴。2014年2月13日,永嘉縣南溪江風景旅游區管委會就村民們所反映投訴的問題以(永楠管【2014】5號)文的形式作出書面信訪回復。即:2013年10月10日,我區執法人員對李建龍、李永強進行談話并發放停建決定書。目前我單位已將該違法建筑上報至巖頭鎮“三改一拆”辦公室,巖頭鎮政府于2014年1月23日對該建筑發放限期拆除通知書,稱:逾期不自行拆除的,巖頭鎮政府將聯合有關部門代為拆除。

《限期拆除通知書》下發以后,違建者之一===李建龍,非但不停工接受處理,反而當著眾多村民的面說:“這種通知書就是放著給大家看看的,也只是蒙蒙你們老百姓而已,政府是不會對我們動真格的。不信,你們等著瞧吧!”。果然不假,2014年4月2日李建昆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曬出照片,宣布新房結頂。

在拆除通知書下發三個月后的2014年4月,李建龍等四家的三層半違法建筑居然能夠頂風如期高調封頂完成。這在當地應該說是一個奇跡!也真的是應驗了李建龍等人的當初說法。

2014年6月20日,永嘉縣南溪江風景旅游區管委會發文《關于要求協調解決巖頭鎮蒼坡村李建龍等人違法建筑拆除問題的報告》(永楠管{2014}58號)回復:“===經勘查,共建成違法占地373.7㎡、違法建筑978.65㎡……發放了《停止建筑決定書》。由于我區執法人員所持有的執法證類別為旅游業監督管理,只適用于旅行社、星級飯店等旅游企業的執法檢查,無法同時開展目前承擔楠溪江風景資源環境保護執法和受縣住建部門委托的景區內相關的26個村規劃行政執法工作。為此,我區先后兩次報告縣政府要求協調解決……

鑒于李建龍、李建昆、李金建、李勇強等當事人未批先建,且違法面積大,四鄰反響強烈,懇請縣政府協調解決巖頭鎮蒼坡村李建龍等人8間違章建筑拆除問題為感!

【永嘉楠溪江風景旅游區管委會向縣政府提交的報告】

2015年10月15日永嘉縣“三改一拆”辦公室在今日永嘉報公布各鄉鎮街道【十大違建王】公告中,該違規強拆強建事件榜上有名并被地方政府列入必須予以制止拆處的重點整治范圍。

為了達到房子不被政府強拆、整治的目的,違建者李建昆、李永強等人還永嘉城市網、百曉講新聞、溫州70380論壇歪曲事實發帖辱罵誹謗老人及子女,稱,要讓老人子女上不了班。并口出狂言道:“什么“停止建筑決定書”、“限期拆除通知書”、“調解協議書”、“十大違建王”。都統統讓他們見鬼去吧,我違規建房就是省政府派人來也沒有用,下面都被我擺平啦。不能拆我也拆了,不能建我也建了,看誰能夠把去怎樣!。

有村民偷偷地告訴記者說:“這里是有原因的,有大老板撐腰哪,有錢就任性哦!”

在社會各界的督促下,直到2016年12月20日,巖頭鎮政府才給已故的老人出具了實體書面信訪答復意見書:

對于此回復,村民們更是議論紛紛,認為巖頭鎮政府依然是沒有直面回答和解決問題的誠意,他們又開始在糊弄老百姓了。同時,村民們還就此質疑以下幾個問題:

一、2016年11月23日向溫州市長信箱反映問題的是另有其人,而不是已故的李中松老人;反映問題的題目是“要求處理李建昆等四戶違法建筑”,并不是“李建昆等人違建,要求拆除”。群眾向政府反映問題并要求政府做出答復,這個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情,至于政府做與不做,或者說對待違法建筑拆與不拆,那是政府部門的事情,巖頭鎮人民政府如此捏造,想借此來制造混亂,迷惑和誤導村民,用意何在!!是聰明還是無恥!這樣的做法顯然是想激化矛盾。

另外,村民們還特別的告訴記者說:“此事我們曾經多次地聯名向縣長信箱、市長信箱乃至最終的省長信箱寫信反映,但是,都沒有結果。2016年1月29日我們向省長信箱寫信反映此事,信件編號szf1079319,2016年4月1日巖頭鎮政府回復 “――李永強、金三奶建成房屋各2間三層半,李建昆、李金建建成各1間三層半,屬違章建筑。”,“關于你訴求的違章問題,我鎮正與旅游管委會、國土、住建等部門會商,以確保相關問題得到妥善解決。”金三奶不是違建房主而是房主姐夫,且房屋沒有三層半而是一層,這個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就這一點來說,調查就失實且沒有完善的處理具體措施,明顯是在忽悠舉報人。巖頭鎮政府如此捏造事實結論,是故意還是工作疏忽。2016年4月11日我們再次向省長信箱寫信反映巖頭鎮政府調查失實,要求明確回復處理結果,信件編號szf1084470 ,2016年6月29日巖頭鎮政府回復“現委托設計單位編制的《永嘉縣蒼坡歷史文化名村保護規劃》會明確古建保護、農房審批等方面內容,目前文稿已經完成。下步,巖頭鎮會按照存量違建處置辦法和相關規定,嚴厲整治蒼坡村存量違章建筑。”,還是沒有明確措施與結果,就會繼續忽悠。2016年7月4日我們向省長信箱寫信要求查處巖頭鎮政府工作失職,信件編號szf1092457,至今沒有回復,原因何在?巖頭鎮政府在蒼坡古村落這件事情上為何如此淡定得很,因為上有領導照著,下有老板抬著,這種事情在我們這里是見怪不怪了。

省長信箱

二、回復稱“對于該四人的違章建筑,巖頭鎮政府、縣楠溪江旅游管委會、巖頭住建所三方均積極開展了相關工作,進行多次實地調查、到現場制止當事人違建行為并組織拆除工作。”記者問村民:“你們說說政府都做了什么工作呢?”村民們說:2013年上半年李建昆、李永強等開始策劃拆舊房建新房,我們多次詢問巖頭鎮政府相關部門,得到的回答是:不能拆。2013年5月31日上午,李建昆、李永強等人的老屋開始拆除,下午巖頭鎮政府、縣楠溪江旅游管委會一幫工作人員到現場看了看。那時我們想:房子已經拆了,老百姓不能沒房子住啊,就去鎮里求情,時任分管副鎮長章海鷗說:這樣的情況我們鎮里只能是開只眼閉只眼。隨后就開工建新房了。

三、回復稱“巖頭鎮會按照存量違建處置辦法和相關規定,嚴厲整治蒼坡村存量違章建筑。” 李建昆、李永強等四戶違法建筑是在巖頭鎮政府精心呵護下高調結頂入住的新建違法建筑,而不是存量違法建筑。依此回復,巖頭鎮政府對該違法建筑如何處理不表態,而對其它違法建筑嚴厲整治。村民說按照永嘉縣政府對新建違法建筑和存量違法建筑有關規定,村里基本上都是存量違法建筑。巖頭鎮政府還故意借此在村里散布謠言說,就是因為有人舉報,現在你們的房子都要拆掉,要不然我們是不想管的。此舉,把整個村里搞得人心惶惶,使得違建者將矛頭直接指向舉報人。巖頭鎮政府如此蹂躪民意,欺上瞞下,對舉報者百般刁難欺凌,采取哄騙利誘的做法,非但沒有把矛盾消除在初始狀態,反而激化并使矛盾步步升級。

四、2013年5月31日上午,李建昆、李永強等四戶人家開始拆老屋,因為事先問過鎮里,答復是不能拆的,還說哪天拆的話電話通知,馬上組織人員去阻止。可是鎮里電話沒人接,就打了縣長熱線投訴,一直不見鎮里人來管,李建新夫婦就直接去鎮里反映,到鎮辦公樓走廊打電話(之前打過的舉報電話),鎮建設辦辦公桌上電話響起而工作人員坐著故意不接,問為什么不接電話?在與時任鎮建設辦主任周曉金爭執理論過程中,慘遭聞訊而來的鎮政府其它工作人員的群毆,李建新妻子打110報警。隨后李建新夫婦被帶到巖頭派出所并做了詢問筆錄。李建新被巖頭派出所關押。此間,巖頭鎮政府不分青紅皂白,不調查事件原由,時任黨委副書記汪國勇執意強制拘留李建新,2013年6月1日下午,巖頭派出所驅車把李建新送永嘉縣看守所拘留,結果看守所不收。李建新回家后,當天還沒什么不舒服,后來感覺頭暈,醫生說輕微腦震蕩。村民質問巖頭鎮政府:1、老百姓正常反映事情,因工作人員處理不當而發生爭執,為什么老百姓被抓而工作人員逍遙無事?2、實施拘留是不是要聽政府領導的指令執行?3、對已故的李中松老人說“請你與公安部門進行溝通。”居心何在?

五、回復稱“未簽署四鄰意見書,李永強等人無法進行審批”1991年蒼坡村被列入浙江省歷史文化名村予以保護,2012年 9月28日頒布《浙江省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自2012年12月1日起施行。村民說當時事發之后,分管土地規劃副鎮長章海鷗根本沒有要審批的意思,更沒有出具四鄰意見書,只是說開只眼閉只眼。

據說誰要建房子,得找人私下交涉,只要章海鷗點頭就萬事大吉啦,要不然老百姓也不會如此明目張膽。章海鷗的所作所為誤導蒼坡村民在村里建房只需鎮里點頭無需審批,鎮里點頭了來管也是做做樣子,應付上級而已。外加鎮調解委員會的各式陰招,誰舉報都是自討沒趣。巖頭鎮政府就這樣在眾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無法無天無原則,視法規為兒戲,因而哪怕有一點點依法辦事的理念,有一點點理性和良知,蒼坡村就不會發展到如此地步。直到現在才睡醒想起“委托設計單位編制的《永嘉縣蒼坡歷史文化名村保護規劃》會明確古建保護、農房審批等方面內容,目前文稿已經完成。”未經審批的《永嘉縣蒼坡歷史文化名村保護規劃》,能作為三年前發生的事情的處理依據嗎?村民們戲稱:“這就等于是自己設局為自己開脫,自編自導,以權壓法”。

村民說,既然“停止建筑決定書”起不了作用、“限期拆除通知書”成一紙空文、“十大違建王”停留在報紙上,那么永嘉縣楠溪江風景旅游管委會就應該收回“停止建筑決定書”、巖頭鎮政府就應該廢除“限期拆除通知書”、永嘉縣“三改一拆”辦公室就應該重新登報公布糾正“十大違建王”,何必以此來忽悠百姓,損害政府形象,毀壞政府公信力。

更為滑稽的是:在明知道老人已經謝世多日的情況下,他們居然還要求已故的老人就涉及打人等有關問題去找當地公安部門進行溝通。如此荒誕無恥的事情巖頭鎮領導人也能夠做出來,這與地痞流氓有何區別!!

據了解,1991年蒼坡村被列入浙江省歷史文化名村予以保護,2016年蒼坡古村被列入中央財政支持的中國傳統村里名單里。村民們就古村落保護與正常反映古村落慘遭破壞性違規拆建問題,卻受到地方政府部門的百般刁難,歷時三年多時間巖頭鎮政府至今沒有直面問題解決問題的誠意。在媒體介入報道以后,依然是我行我素的繞開村民們所關注的敏感話題,并且,采取欺上瞞下的方法,明文應付上級,耍陰招來糊弄百姓。如今,蒼坡古村落里各種違規亂拆、亂建現象依然是在各種不同的呼聲中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有村民呼吁:“如果再繼續任憑這種現象持續蔓延下去,蒼坡古村建筑群將會失去它原有的特色風貌。這不能不讓人們為此而擔心。”

保護蒼坡古村落文化遺產已經是到了非常時刻,此熱點話題早就應該被地方政府提到新的議事日程上才是。

在走訪過程中,我們還進一步發現擅自違規“拆舊建新”現象不僅僅局限于村民們所舉報的這幾戶人家,在整個蒼坡村可以說是隨處可見。而且是呈惡性蔓延趨勢。面對大批明清時期或解放前建造的古民居建筑屢遭拆除,以致加速這個著名古村落快速消失的現狀,這讓居住在蒼坡古村里的人們感到了無比的痛心。無助的他們也只能夠是望“古”興嘆了。保護古村落文化遺產已經是迫在眉睫。

這些違規亂拆、亂建現象隨之帶來的后果是對蒼坡古村落毀滅性的破壞。并加速這個著名古村落逐漸消失的進程。面對大批明清時期或解放前建造的古民居建筑群屢遭拆除這一令人擔憂的局面,這些年來,居住在這里的村民們在感到十分惋惜與痛心的同時,他們也陸續向社會發出了“莫讓古村落只留在我們記憶里”的強烈呼聲。并先后分別聯名給溫州市張耕市長、永嘉縣委婁紹光書記、永嘉縣姜景峰縣長寫信,要求地方政府能夠及時采取有效的補救措施,以保護古村落的原始性與文化性不被破壞。但是,無任何結果。

【幾近毀滅的蒼坡古村落群】

蒼坡村村委會主任李修青在接受當地一家媒體采訪時坦言,村里確實存在村民未經審批,偷偷翻建新房的情況,有關部門曾多次前來制止,并組織拆違行動。

同時,李修青也表示,大多當事村民確實是因為自家老房破舊不堪,甚至都要快塌了,或因為居住面積太小才“拆舊建新”。“一方面要保留古村建筑不被破壞,另一方面村民要改善自身居住條件,這已成為矛盾。”

有村民透露,“現在建房者跟執法部門是在打游擊,執法人員來了他們停下施工,人也消失;執法人員走了,施工繼續”。他們稱,蒼坡古村落真正“拆舊建新”的始作俑者不是別人,而正是此村官李修青。筆街李修來、趙益明(實為村長李修青)的違章建筑,就是在村民們連續不斷的舉報制止聲中違規建起來的最典型的一個案例。

“蒼坡古村落如此大規模的違規亂拆、亂建現象,使得古村落現在已經失去原有的建筑風貌,并變得面目全非、不倫不類了。在這一方面,當地政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地方政府如果不及時采取相應措施予以制止糾正的話,相信在未來五年或者十年以后,蒼坡古村落建筑群將失去它原有的風貌并不復存在。到那個時候,我們也只能夠是望“古”興嘆了!!目前。我們蒼坡古村落群正面臨著被破壞甚至被消亡的威脅。其速度是非常的驚人,政府部門應該醒悟了!保護古村落工作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刻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帶著幾份惋惜的口吻向記者傾訴說。

“游客是沖著我們蒼坡古村落、古建筑群慕名而來的,村民們現在如此大規模的私自強拆古建筑亂建新房,使得蒼坡古村落原有建筑風貌遭到嚴重破壞,不少游客可謂是盡興而來,敗興而歸。如此下去,蒼坡古村落將面臨“古村不古”的危險。人們來蒼坡還能夠看到什么?真的是愧對先祖,作孽呀!”另一位村民也向記者表明了他對蒼坡古村落所面臨的處境的擔憂。

一小學生在給記者偷偷留下的紙條中甚至發出這樣的呼聲:“伯伯,我對蒼坡保留的文物表示無語,一次性觀賞,就一點時間,無聊,沒有一點自己的特色,您是救蒼坡的人,一定要救蒼坡。”

【一小學生從門縫里遞給記者的紙條】

李建昆、李永強等人的行為究竟屬不屬于違規強拆、強建和破壞古建筑群行為呢!回到北京,記者特地再一次就此問題走訪咨詢了京城一些法學界人士,他們一致的解答結果是:保護古村落文化遺址,地方政府責無旁貸。如何能夠做到保護與開發不矛盾呢!地方政府應該就此出臺一些有利于對歷史文化遺址保護的相應措施與政策來,尤其是對那些常年居住在危房里面的村民來說,政府更應該給他們提供一個安全良好的寬松居住環境。政府可以重新規劃一個新的小區供村民們居住。即使不具備這樣的條件,村民拆除自己家的舊房在原宅上翻建新屋,也要先到當地建設(規劃)部門辦理房屋改建的許可證,然后再到國土部門辦理用地改建許可證,只有這兩證辦齊了以后,并保證前后左右鄰居的房屋采光、交通、安全等不受到任何影響,才可以開工建設。如果涉及到歷史文化遺產保護類房屋的建設改造項目,還必須報請當地文物主管部門審批、備案后方可以建設施工。否則!就屬于違規違建項目,必須堅決予以制止或者拆除。對古文化遺址破壞嚴重的,必要時,視情節嚴重與否,還可以追究其刑事責任。

另外,根據《浙江省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規定:對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其城鄉規劃主管部門、文物主管部門以及其他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人員,依法給予處分:一、不依法履行審批職責的;二、發現違法行為不依法查處的;三、不依法履行監督管理職責的;四、其他玩忽職守、徇私舞弊、濫用職權的行為。

巖頭鎮政府對蒼坡古村落群保護工作不作為,工作人員嚴重瀆職失職。面對村民們所舉報反映的事實,他們不能夠及時的派人去調查處理,甚至是以各種方式威脅、恐嚇、毆打舉報人,此不作為做法是導致蒼坡古村落亂拆亂建現象產生的直接原有,也是最主要的原因。

浙江溫州永嘉蒼坡古村落群慘遭強拆、強建的悲催遭遇只是今天中國各地古村落所面臨處境的一個縮影,地方官員腐敗橫行,甚至置黨紀國法、良心道德于不顧。肆無忌憚的的踐踏法律、欺壓百姓,強奸民意,已經處于公開化。他們上下勾結,官官相護,為所欲為,沆瀣一氣,處處在老百姓面前作威作福,打擊報復陷害舉報他們的舉報人。司法部門,更是執法犯法,隨意抓人傳人,剝奪人權,借此制造冤案,播種仇恨。他們公然違背依法治國、構建和諧社會的大政方針。一個社會如果想穩定,不是下幾份文件,喊幾句口號就能夠實現的,社會的公平與正義起著至關重要的決定作用。法之不公,民之不寧。民不安寧,國不太平。貪污腐敗,國之大患。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宜疏而不宜堵。試問一下溫州市、永嘉縣及巖頭鎮的政府公職人員,你們是如何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是怎么做人民的公仆的。面對古蒼坡村村民們多年來的呼聲,你們不感覺有愧嗎?

古村落群遺址是我國數千年農耕文化的優秀結晶,它具有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蘊,是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有機綜合體。保護蒼坡古村落群,已經是到了非采取措施不可的時候了,而且此舉是迫在眉睫,否則!相信老祖宗給我們留下來的千年古村落必將毀在我們這一代人手里,面臨著被瓦解、被消亡的蒼坡古村落在呼喚著人們去拯救。難道真的要等到蒼坡古村從中央財政支持的中國傳統村里名單里去掉了,地方政府才會醒悟重視嗎?希望永嘉縣政府、巖頭鎮政府在對待蒼坡古村落遺產這件事情的處理上不要成為歷史的千古罪人。

對于蒼坡古村落保護情況,我們將會利用我們媒體的資源優勢去聯合更多的海內外媒體來共同的予以跟蹤報道。

【責任編輯:資訊小編】
56.2K

綢都在線相關報道:

關鍵詞:古村 永嘉 毀滅性

南充人物 更多>>

志愿者暑期走進農村:孩子留守不孤單

志愿者暑期走進農村:孩子留守不...

8月6日,在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區江陵鎮三房溝村親子廚房內的一片依依不舍的告別聲中,...…[詳細]

返回頂部 反饋 -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