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熱線:18910805451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南充資訊 縣區連線
綢都之聲 區域經濟
綢都生活 文化城市
光影綢都 城市圖賞
專題報道 公益
城市人物 旅游
房產 汽車
健康 教育
金融理財
文化藝術
時尚 企業
女性 體育
數碼 校園
家電 三農
求職 淘南充 商城
美食 小記者 社區
閬中 南部 西充
儀隴 營山 蓬安
當前位置:綢都在線首頁 > 網友心聲 > 綢都在線正文

河南洛陽洛寧一村支書和眾村民無端被打成“黑社會”

2017-12-12 22:58:51?  來源:社會觀察者資訊    閱讀:
    編者按:老實憨厚的村支書和一眾村民被莫名打成【黑社會】,家屬持續上訪無果。由河南省洛陽市政法委副書記尤清立、洛寧縣原政法委書記兼洛寧縣公安局局長張廷璞二人聯手制造、轟動一時的驚天冤、假、錯案===洛寧縣“韋耀武黑社會” 【莫須有】案件,目前,已經引起海內外媒體的普遍關注,相信尤清立、張廷璞此二君在河南的后臺老板不會比原河南省政法委書記吳天君和洛陽市委書記陳雪楓的后臺硬吧!今天,我們在這里根據投訴人何慧玲及所有受害人的要求,將該案件的事實真相揭露、曝光出來,希望上級部門能夠監督調查,以查明事實真相,還當地受害老百姓公平與公正。七十多人的案件,七十個家庭數百人因此而沉陷其中。依法治國在這里不是口號,而是重在落實。同時,更希望這些部門能夠本著尊重事實的原則,盡快、盡早的介入此案調查處理工作,并重新啟動該案件糾錯、問責、追責程序,以“嚴黨紀、揚法威、服民心”為最終目的。還原案件事實真相,為案件的真正受害者討回一個必要的法律公道。

 

河南洛陽洛寧一村支書和眾村民無端被打成“黑社會”
 

何慧玲女士

“他們做過罪惡的人,現在就害怕事實真相被揭露,害怕被追究責任,所以地方當局就一直在掩蓋,等到最終這個案件到最高法院依然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判決發話,我將要到天安門廣場去自焚,我倒要看看中國究竟有沒有公道,有沒有法律!如果我們死了還喚不醒司法人員的良心、良知,那么,還有我們的后代,我們會因此一代一代的將此冤情傳承下去的,直至最終用我們的生命喚起中國司法人員的良心與良知......”河南省洛陽市陳吳鄉韋寨村村民何慧玲女士最近在接受海外中文媒體電話采訪時憤怒的向記者傾訴。稱其外甥韋耀武、韋四武在2012年由洛寧縣原政法委書記(現任洛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廷璞與洛陽市政法委副書記尤清立兩人聯手編造的、曾經轟動一時的河南省洛陽市洛寧縣“韋耀武黑社會”特大冤假錯案中,韋耀武及其另外39位村民慘遭當地公安機關陷害而無端入獄并分別被判刑期不等的徒刑。在之后長達六年的時間控告、上訴、申訴均無結果的情況下,走投無路的村民們把最終的希望寄托在媒體上并祈求媒體能夠幫助他們揭露真相、曝光編造驚天假案的罪魁禍首---洛陽市兩級政法委書記尤清立、張廷璞上欺騙黨中央、下欺騙老百姓,打擊陷害無辜農民的丑惡嘴臉,同時,呼吁并敦促地方相關部門能夠重視村民們的呼聲,將制造該冤、假、錯案的真正元兇及隱藏在該案件背后公、檢、法三家如何聯手編造此案件不可告人的黑內幕揭開,以替他們含冤入獄的韋耀武及其他被枉判的39位農民和所謂的31個在逃人員討回一個公道。

據何慧玲女士介紹:2009年3月20日,韋耀武的同鄉程偉鴿請韋耀武參加他的防盜門市開業大典,為其撐場面。由于韋耀武對程偉鴿有意見,就借故推辭。因此,程偉鴿對韋耀武就懷恨在心,隨即帶領四五十人興師問罪,路遇韋耀武四弟韋四武將其汽車玻璃砸爛,遇到韋耀武的弟弟韋妙武,并當場將韋妙武打成失血性休克致重傷。韋家報案后,洛寧縣公安局遲遲不予立案,報案三四個月無人過問,于是,韋耀武的父親韋漢卿走投無路向中紀委、公安部控告舉報,引起公安部督辦,由此而得罪洛寧縣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張廷璞。2011年,洛寧縣公安局局長張廷璞與洛陽市政法委副書記尤清立借機聯手,報復陷害韋耀武,編造了駭人聽聞“黑社會”奇案。為了達到目的,讓韋耀武的“黑社會”組織坐實、坐牢。在沒有經過法定程序的情況下,于2012年2月27日公然踐踏法律,綁架司法,拉大旗當虎皮的向社會發布所謂的“拂曉行動、亮劍洛寧”,操縱媒體,散布“村支書拔人十個指甲蓋個”恐怖謊言,借此拉開龍年除惡戰幕。據洛寧縣公安局出具的“洛寧縣韋耀武涉黑團伙案件偵辦情況通報”顯示:2月22日凌晨,洛寧縣公安局400余名民警兵分多路,雷霆出擊,開展了聲勢浩大代號為“拂曉行動”的集中抓捕行動,對排查出來的2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進行捂窩抓捕,其中20名犯罪嫌疑人已落入法網,目前,有19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該案件荒謬滑稽的是,事前沒有經過正式立案、也沒有進行任何偵查,就不分青紅皂白對當事人實施抓捕,將無辜的村民投入監獄。并且采用文化大革命的方式將案件先定性為“黑社會組織犯罪”;對陳吳鄉韋寨村黨支部書記韋耀武先以【莫須有】的罪名扣上黑社會老大的帽子。”韋耀武的律師告訴記者說。

在對外宣布偵破“韋耀武黑社會案”的同時,洛寧公安還利用當地“電視 、報紙、電臺24小時不停的跟進滾動宣傳,大街小巷到處張貼的都是廣告大字報,將事先做好的假的案件材料提前上報給河南省政法委。期間,他們還動員廣大老百姓大膽揭露、提供韋耀武等人的違法犯罪線索。對稍微跟韋耀武有來往的人公安隨時都可以被抓過去審訊。

為了拼湊黑社會成員,洛寧縣公、檢、法三家一條龍作業,先后有39位無辜農民因涉黑被起訴到法院,另有31人成為了所謂的“在逃人員”。期間,辦案人員使用了各種非正常的手段迫害洛寧縣人民,對涉案人員他們采取威脅恐嚇、刑訊逼供、騙供誘供、篡改口供、編造假口供、編造假的受害人、假的物價鑒定等手段,羅列罪名,栽贓陷害無辜村民。更膽大妄為的是,同一個民警在同一個時間段里竟然可以完成三個不同地點的案件審問筆錄。由于造假嚴重,此案導致民怨沸騰。

案件在一審的時候,當地幾千名老百姓聯名實名向法庭寫了請愿信,以此抗義尤清立、張廷璞綁架法律的徇私枉法。但是無濟于事。一審韋耀武依然是被判14年,上訴后,二審改判13年。

那么,既然此案漏洞百出,公檢法為何執意定罪呢?韋耀武的親屬以死抗爭,為何有關部門沒有重新調查呢!在案件的背后,究竟有哪些不可以告人的黑內幕呢?

為核實清楚案件的具體情況,記者通過越洋電話采訪洛寧縣政法委和公安局,但對方均拒絕接受任何采訪。

隨即,記者又打通洛陽市政法委副書記尤清立的電話,當得知記者是因為韋耀武案件采訪他時,他立馬掛斷電話,再次撥打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在這里值得一提的是,就是這個尤清立,他為了操縱河南省政法先進網絡評選活動,公然違反黨的組織紀律和政治紀律,居然私下里恬不知恥的花錢雇請湖南吉祥文化傳媒公司幫助其制作假的宣傳材料對外進行宣傳包裝,并用假的名字與對方簽訂了推廣宣傳協議,答應事情成功以后一次性付給吉祥傳媒公司宣傳費用10萬元,事后,當對方打電話去洛陽市政法委索要宣傳費用時,得到的答復居然是查無此人,幾經周折,才聯系到尤清立本人,他先是讓對方聯系綜治辦的胡姓科長,后來他干脆耍孬耍賴稱不承認有這個事情,甚至連電話也不接了。弄得對方是是哭笑不得。繼續打電話,電話直接被尤清立給拉黑了!害得吉祥公司當事人想去法院起訴他都不好起訴。

 

河南洛陽洛寧一村支書和眾村民無端被打成“黑社會”
 

湖南吉祥傳媒幫助尤清立做宣傳和向其索要費用他不肯出具費用的證據

幾經周折,記者最終聯系上了洛陽市公安局現任局長李保興,他表示對此案件不太了解。下面是記者與洛陽市公安局現任局長李保興的部分對話錄音。

記者:哎!就是這樣,我想那個韋耀武啊他家屬在上訪,我想了解一下這個案子---

李保興:什么呀!---

記者:韋耀武,就是那個黑社會案子韋耀武,知道吧!

李保興:哪個案子呀!

記者:就是那個陳吳鄉韋寨村的韋耀武呀!這個案子,知道吧!

李保興:我不知道,我沒有印象。

記者:就是陳吳鄉韋寨村的韋耀武的那個案子,你不知道呀!

李保興:我記不清了,很多案子,韋耀武的案子,我是真的記不清了。

記者:就說一個黑社會案件。

李保興:因為案子,你看涉及到那個單位,你給他們打電話好吧!

記者:不,就是你們辦的案子呀!韋耀武、韋四武,有三十多個農民嘛都被抓了!

李保興:哎喲!我我我,你說的名字我都記不住喲!

記者:哎!就是黑社會,說涉嫌黑社會。

李保興:什么時間的案件!哪個地方的案件!你又說不清楚,你光知道名字,我又記不住,好吧!

記者:陳吳鄉韋寨村----

李保興:你看看跟我們法制上的或者跟那個地方聯系了解一下,你說這些我都記不住這么多案子,好吧。

記者:不是,陳吳鄉的你不知道奧-----

李保興:我記不住,記不住。奧!你要是了解案情呢,給公安廳、公安局法制上或者辦案單位了解,這么多案子,我真記不清那么多案子。好吧!

記者:他們說是張廷璞辦的案子,張廷璞,張廷璞和尤清立兩個人辦的案子。     李保興:那你可以給刑偵上了解一下,好吧!

記者:哦!你完全記不得了吧!

李保興:我記不得了,回來我問一下他們,叫什么名字呀!

記者:叫韋耀武。

李保興:回頭我問問。

記者:謝謝!

韋耀武的辯護律師===河南潤合律師事務所律師顏福民律師在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對當局如此輕率不負責任的宣判表示憤慨與不理解,他認為韋耀武“黑社會”案件是一個典型的踐踏共和國法律,無法無天的制假造假、徇私枉法案件,其辦案過程令人發指,后果相當嚴重。

“作為一個律師,出于執業本能和做人的道德底線,這個案件讓我非常生氣。這個案件從剛開始,完全就是一個屁股決定腦袋的案件。政法委書記可能看上某一個人不順眼,個人處于什么動機,咱說不清楚。但他馬上把人定成黑社會,在沒有立案的情況下,什么手續都沒有,便滿大街貼布告,無中生有的稱以誰誰誰為首的黑社會組織。十惡不赦、罪大惡極等等。馬上就有公安局組織抓人,程序和證據有很大問題。可以說是嚴重違法。"

顏福民律師說:“1997年實施的《刑事訴訟法》就已經明確規定,不經人民法院定罪,不能說有罪。但是,當局動用媒體大肆報道,造成既成事實,一審法院開庭公然剝奪39名被告人的訴訟權力 ,本案件僅出庭接受審判的被告人就多達39名,其中還沒有包括31名被洛寧縣司法機關認定為“在逃”的人員。案件涉及“黑社會、傷害、尋釁滋事、聚眾斗毆等”罪名。如此復雜繁瑣的案件,洛寧縣人民法院的合議庭居然在兩天之內就草率了結(庭審過程中,公訴人僅僅宣讀證人名單,說明要證明方向,就一言代過。兩天平均到39名被告人,每個人僅僅數分鐘)。這樣的審理案件,豈不是草菅人命。所以,洛寧縣法院開創了人民法院審理復雜刑事案件的“先河”。 【本案件僅僅案卷材料就數千份,若讓認真當庭宣讀,恐怕專業播音員兩天也難以完成】。”。

“當地有些媒體記者可能不了解案件情況,大肆宣揚 ‘重拳出擊,雷霆行動’,一舉搗毀抓獲多少犯罪分子,盤踞在當地為虎作倀、為非作歹二十多年的黑社會組織。其實是莫須有的罪名。抓到之后,連立案手續都沒有,便開始想當然的羅列編織證據材料”。

執業二十多年的顏福民緊接著告訴記者說,當他會見當事人后又到村內調查,發現韋耀武在村內口碑極佳,絕非當局口中的黑社會首腦。他的這一說法也得到了韋寨村所有村民的認可。

村民:“這個案子辦得有點糊涂,全村人都被冤枉了。他在村內當支書時候,做了不少好事,他為村民辦了不少事。為村里修路,他經常做好事。當時的領導為了政績,誣陷他。上次開庭的時候,我愿意給他作證,結果不讓我出庭,現在我們說什么都沒有用,韋耀武明顯就是被陷害入獄的。”。在走訪過程中不少村民也陸續向記者表達了他們對此案件的看法。

“這肯定是冤案、假案,我一直呆在家里的,哪兒也沒有去,便被莫名其妙的列入在逃犯行列的,搞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逃犯韋俊卿至今都不相信自己是在逃犯。搞得他很是無奈。

“掙扎在貧困縣的農民被無辜打壓成黑社會,哪還有天理,法律對我們來說就一點作用、一點保障都沒有,我們實在是走投無路了,也許……我們可能成為下一個賈敬龍。賈敬龍只殺了一個人,那我們到時候殺的可能就不只是一個人了。……死!我們也要死到北京了,不是我們想殺人,是被逼的呀!我們不想成為下一個賈敬龍!在這個案件的辦理過程中,公、檢、法人員涉嫌刑訊逼供,篡改口供,編造假口供。我們控告河南省三級法院,包庇縱容洛陽市兩級政法委書記,充當尤清立、張廷璞的看門狗。河南省長期以來濫權當道,司法腐敗,已經把我們家逼上絕路。等有一天,我們家也出現賈敬龍、于歡這樣的事件,希望大家把事實真相公之于眾,知道我們是為什么走到這條不歸路上的”。何慧玲也動情的向前去采訪的記者傾訴說。

面對媒體的報道,洛寧縣公安局以平安洛寧的名義做出如下反應:

 

河南洛陽洛寧一村支書和眾村民無端被打成“黑社會”
 

因為農村經濟條件各方面都很差,現在何慧玲她們上訪的費用都是村里邊老百姓支持的,連吃的糧食,也都是村里老百姓給的。五年多的艱難上訪路,讓何慧玲感到許多的無助與無奈。

 

河南洛陽洛寧一村支書和眾村民無端被打成“黑社會”
 

無助的韋耀武父母

韋耀武年近八旬的老父親韋漢卿在寄希望于政府、法律無果的情況下,絕望之中的老人多次直接寫信給陷害他兒子的洛陽市政法委書記尤清立和洛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廷璞兩位官員,并拖著年邁的身體,獨自一人在政法委門口守候二十余天,愿豁出老命以一己之生軀并用血腥的方式在洛陽市任何一個公開的場合與此二君會面決斗,他的此舉就是要讓全國公民看到洛陽人民的悲壯和當地無良地方官員是何等的最該萬死。

 

河南洛陽洛寧一村支書和眾村民無端被打成“黑社會”
 

村民們在法院門口舉牌抗議要求嚴懲制造冤假錯案的元兇

由河南省洛寧縣公、檢、法及當地政法委個別領導人參與聯手制造出來的所謂的“韋耀武黑社會”案件,它只能夠說是中國最底層普通民眾悲慘生活遭遇和基層社會亂象的一個最真實的縮影。它所凸顯出來的問題更是體現了當今中國社會的司法是如何的腐敗與黑暗。地方貪官腐敗橫行,置黨紀國法、良心道德于不顧已趨于公開化。他們上下勾結,官官相護,為所欲為,沆瀣一氣,處處在老百姓面前作威作福。并可以肆無忌憚的玩弄法律、欺壓百姓,打擊報復陷害舉報人,且強奸民意,作威作福。這也是他們慣用的伎倆。各級司法部門,更是置社會的公平正義于不顧,公然制造各種冤假錯案,使多少家庭妻離子散,而因此家破人亡。他們執法犯法,胡來亂來,隨意抓人,枉法裁判,剝奪人權,攔截上訪。竟違背依法治國構建和諧社會大政方針。更想借此給受害人播種仇恨社會的種子,

一個社會如果想穩定,不是下幾份文件,喊幾句口號就能實現的,社會的公平與正義起著至關重要的決定作用。公平正義哪兒去了?訴訟官司打不贏,依法治國的精神哪兒去了?司法公正又哪兒去了?法之不公,民之不寧。民不安寧,國不太平。貪污腐敗,國之大患,腐敗不除,法度難行。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宜疏而不宜堵。法者國之利器,慎用而不可濫行。試問,韋耀武一案的相關司法公職人員及洛陽市委、洛寧縣委的領導人,你們是怎么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是怎么做人民公仆的。平時唱高調,喊口號,行動起來不對套。說輕點叫不負責任,說重了叫瀆職、叫司法腐敗。面對韋耀武案多名無辜受害村民多年來的呼聲,你們不感覺有愧嗎?

一位資深媒體記者在結束洛寧采訪之后,曾經感慨的說:“目前,有一種無形的社會力量在抵御著對韋耀武案件的申訴、復查與平反工作的進行,因為這個案件它所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太復雜了,后面所涉及到的社會背景也太黑了,可以用【觸目驚心】這四個字來形容。而更讓人深感沉重的是,如今全國各地還有多少類似于韋耀武的冤假錯案被嚴嚴地捂著蓋著?還有多少類似的冤假錯案正在各地頻頻發生?這個是關鍵。”

洛寧縣公、檢、法三家聯手制造的“韋耀武黑社會”冤假案子現在已經引起國內外媒體的廣泛關注,我們相信他們的事情遲早會通過媒體渠道反映到中央高層那里。作為地方官員,記者奉勸你們還是以解決問題為妙,不要自認為天高皇帝遠,就可以目無王法的為所欲為了,國內反腐的大趨勢、大氣候擺在這里,請不要在處理韋耀武事情上心存任何僥幸心理或者說耍任何小聰明而因此自毀前程。河南省落馬的前政法委書記吳天君和洛陽市前市委書記陳雪楓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典型案例。地方存在的問題,自己查總比別人查強,下面查總比上面查強。孰重孰輕!其嚴重程度相信你們會比誰都清楚的。

 

河南洛陽洛寧一村支書和眾村民無端被打成“黑社會”
 

陳武鄉信訪【十九大】期間不穩定人員信息登記表

十九大即將召開,為了防止韋耀武親屬進京上訪,洛寧縣陳武鄉政府列出了內部控制的所謂的維穩人員名單,韋耀武的父親韋漢卿及許多被陷害的村民均被列入名單之中。2017年9月20日,韋耀武小姨何慧玲女士在接受媒體電話采訪時向記者提交了這份名單,在電話里,她告訴記者說:“這個是我這兩天在鄉政府里面看到的,希望你們能夠關注我家的案子,我們太冤了,這段時間我們一家是洛寧縣公、檢、法三家及政府的重點維穩對象。現在我們是哪兒也去不了了。”

自古以來,得民心者得天下,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千古不變的永恒真理,誰傷害老百姓就等于傷害黨在群眾中的威信與形象,這個道理相信大家也都應該懂的。

在我們結束采訪準備離開河南洛陽的時候,韋耀武的親屬再一次的向我們表示他們是不會放棄此案件的申訴決心的。并準備最近去北京最高院遞交申訴材料。據悉:最高人民法院已通過視頻接訪的形式與韋耀武親屬對接了。但是,始終沒有下文。

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們堅信,在韋耀武家人及何慧玲女士的執著堅持與不懈努力下,法律最終會還他們一個公道的!!

同時,我們也希望河南省紀檢監察部門能夠對韋耀武所投訴申訴的事情予以重視。在關注報道此事件的同時,我們也將會利用我們媒體的資源優勢去聯合更多的海內外媒體來共同跟蹤報道該案件的最終進展與落實情況。


作者:社會觀察者資訊
鏈接:http://www.jianshu.com/p/da06a4eccbe4
來源:簡書
【責任編輯:chouduol】
56.2K

南充人物 更多>>

志愿者暑期走進農村:孩子留守不孤單

志愿者暑期走進農村:孩子留守不...

8月6日,在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區江陵鎮三房溝村親子廚房內的一片依依不舍的告別聲中,...…[詳細]

返回頂部 反饋 -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